•        

            人生像是一场旅行。
            旅行可以是人生吗?
            很难说,毕竟世界是五彩的,怎样的选择都有。我们可以选择让旅行成为——生活。
            北京的第一天,我为旅行寻觅了一座“监狱”。据旅舍自己介绍,所有的房间与设施均在当年监狱与工厂的原址之上改造而成,为的就是尽量保持原汁原味,营造一种异于常态的风格。事实上,风格尚且独树一帜,当相比真正的“炼狱”与工厂,味道撞击的还不够那么狂野、颓荡。
          “监狱”百米开外就是烟雾缭绕的雍和宫,在蓝天与白楼之际勾抹出金灿与深红。殿内余烟袅袅,香客不断。丝丝缕缕的烟气缠绕前来膜拜的每一位游人,渗透衣衫,缥缈指尖,触及周遭一切。在翻转腾移、恋恋不舍缠绕无数次之后弥散于广漠天际,俯望整座北京城,还有凝空而视的我。
            殿内院落里有数座铜质的转经筒,阳光下光彩熠熠。当顺势拨弄凹凸不平的篆文,本应显得凝重、玄机暗藏的经筒却轻盈地旋转起来,仿佛秋风所为,夹杂轻快之美。转经筒还不足够多,也不足够陈旧,少了卷动时叮叮当当的响彻和呢呢喃喃的神秘。或许真要亲临拉萨,才感触得到经筒旋转与气流磨擦、视觉碰撞、耳膜私语时那份深幽与鬼魅吧。
            那一整夜,我空飘轻盈,轻到也似袅袅炊烟、与转经筒一肆忘我地旋转、冥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