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3-24

    兰心下的女郎 - [杂侃]

           话剧是互动性的表演艺术,生于舞台,一刻也不曾离开。她既然那么热恋那份土地,为何我不能选择主动,勇敢的靠近,暗恋上她?
           机缘是天上的星星,摘得那样的烫手,却还有些许的迟疑不定。因为我怕这样的靠近换来的不是许久的亲昵,而是淡漠的离去。
           我在流光溢彩的街头消化情绪,将不安一点点的挥撒给店房闪烁旋转的霓虹,还有紧裹衣衫、步履匆匆的行人。
           十九点一刻,我如期而至,在熙熙攘攘的人群杂碎中缓缓撩开她的面纱。
           今晚的她有点恬静,都市的时尚,却不张扬;和她那三位略显稚嫩的女郎轻踱舞步,旋转着酒红般的裙摆,直至谢幕。
           她至始至终优雅地微笑,在柔和惬意的灯光下显得那么淡定,吐露着属于她的芬芳。
           她是属于舞台。或者,她就是舞台。
           但我还没有爱上她,虽然可以肯定我会一丝丝地沉浸在她这瓶红酒佳酿中,一杯接一杯的难以自拔。此刻,我在酝酿一份余热,待她的芬芳醇香慢慢地散化,我便如一缕漂悬的青叶,融化在她所瑰丽的世界。


    2009新年夜兰心戏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