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婚姻是什么?你何时才开始思酌它存在的缘由?或许是当你认为你拥有的爱情可以开花结果的时候。你为爱情精心雕琢了一座坚固的城堡,温暖而舒适,期望在它的左右下,爱情之藤长绿,爱情之花长盛,爱情之果长存。
            可这毕竟是冒着实验的风险,你的选种,就必然适宜这暖意融融的温房?它将一片艳丽,却终成不了参天树木,而它本应枝繁叶茂、扩展成林。
            爱情又是什么?那砰然心动的瞬间真能像恒星般闪耀并永存吗?恒星且有尽头,那么爱情呢?它迸发时绚丽了星空却也即刻遗失殆尽。
            爱情是流动却本真的,婚姻是稳固却黏稠平定的。爱情像远处飘忽的海市蜃楼,是在特定时间、特定条件下所成像的美景,它可以在参数变动的情况下变幻为任何形状,指向任何其他的方向。你可以说这是花心,也可以坚定这是幸福的追求;婚姻用最老套的比喻就是“枷锁”,每个被婚姻包裹的男男女女就是戴着“枷锁”的“幸福”囚徒。有人在幸福地舞蹈,彼此拥有,哪怕是缚手缚脚的舞步也同样默契心醉;而那些“史密斯夫妇”般的囚徒才是真正的困兽,舞步和谐,却要无止尽的完成一段段没有灵魂的韵动。
             面对流动的爱情与稳固的婚姻,你作何选择?
             它折射了人生,和对生活态度的反思。或多或少还有宿命的意味。但多少世俗能够两者兼备?
             可我们仍向往爱情,期待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