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不断的挥笔,沙沙作响,在笔尖打碎世界又粘合残片,仿佛我就是他们的神,主宰风云变幻。这么说确实虚了点,任何人的力量都是在自如掌控的前提下发挥极致,击撞出炫丽无比的火花。

     


            这个世界充斥着不稳定的因素,像漂泊在沧海中的一粒孤舟,此刻晴空万里,下一秒却是电闪雷鸣。即便没有船毁人亡,那无穷的漂零与孤寂也爬虫感一般隐约在每一缕神经末梢,随着一次次生物电能的激荡,传遍身体每一个角落。  
            因为到处都是海洋,从天到地,从左及右。放眼望去,只有烟波浩渺和世世纪纪的上下轻荡。这轻荡令人晕眩、作呕,有时还能昏睡它个几昼夜,在梦中继续晃荡。
           这时天空偶尔飘落雨滴,打在我泛黄的皮肤上,润湿了嘴角,甜甜的。或许这就是甘露,是老天的仁慈,在恶劣极端与枯燥乏味之间赏赐予我新意,润化内心隐隐之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