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3-26

    冷静的上帝 - [杂侃]

     

        我透过玻璃注视着眼前的精神病人。他们行为古怪,言语混乱,但神情陶醉,投入了比常人更多的热情。

    这种客观的外在观察,在我心中滋生了一种矛盾。我感受到了他们的沉浸,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在我看来,他们一片祥和,满足而泰然。

    我们是客观的、清醒的,但我知道我们没有眼前这些病人过得那么纯粹。但如果要在痛苦的清醒和疯癫的纯粹中选择,我想,多数人还是会选择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