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戏剧无所谓张力,关键是自己感官的弹触力。
        当你在小舞台结束,旋转至大舞台,晕眩感会延续到大舞台的细枝末节。小舞台上的浓缩在更大的表演空间同样适用:灯光迷离,机关轮旋,你是牵引剧情的主线,却也同样依附错根复杂的副线才能尽善尽美。
        你调动感官行使每次主观判断的权力,色彩明暗、气味浓淡、听觉压迫以及调动全方位体验的语言抽象信息像是席卷世界的风暴,将力量与你压至最中心。你被撕扯又杂揉,再次撕扯又继续杂揉。五官被碾碎、融合,探寻更深层次的感官空间。
        不能称其为第六感官,因为第六感有其特殊的定义,是除却五种感官之外较为隐晦的一种。它往往潜伏于内心深处,预警恶的一面。但新杂揉、融合出的感受载体会更光明、更多彩,它是混生的、凝聚的,像是光辉万丈的镭射彩球,刺出变幻无穷的光线。
        所以你的躯体本身就该是敏感、主动的,信息千万次敲打身躯会有所反馈,你应翕合每一处毛孔,让侵袭最大化,造访者的成功在积累中得到持续的释放,你也会仿佛酝酿舍利子般存留璀璨夺目的结晶物。那正是所欲求的,所谓杂揉感官后新的产物。


    2009.12.7 夜

    于上海师范大学《吝啬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