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3-24

    沉默的三轮车 - [心记]

           门右侧,男人倚靠在灰暗的水泥墙边,猛劲地抽着烟,偶尔侧目凝视:两辆破旧的三轮车和一个侧身而坐的女人。车子里尽是些布满灰尘的废旧物品:一个红绿交错的编织袋,肮脏不已;几摞泛黄的旧报纸,弹药包似的和其它颜色各异的纸箱捆在一起;红红绿绿的酒瓶胡乱的堆着,有的还被打碎了,锋刃的棱角闪烁晶亮的光芒;还有一个古董电视机,红色的外壳磨痕明显,旋钮掉了一个,只有略成弧度的显示屏透出幽幽的白光,仿佛随时都能启动,跳动出兹兹声的雪花点,从里面爬出贞子。
           女人很悠闲,背靠三轮车坐着,用一种淡定的姿势。她时不时地朝左张望,没有看男人。男人也没有看女人一眼。
           不,或许只是没有正视,像我这样,余光微微。
           男人仍旧抽着烟,女人依然坐着,还有两辆沉默的三轮车。


    2009.1.6晨

  • 2009-03-24

    兰心下的女郎 - [杂侃]

           话剧是互动性的表演艺术,生于舞台,一刻也不曾离开。她既然那么热恋那份土地,为何我不能选择主动,勇敢的靠近,暗恋上她?
           机缘是天上的星星,摘得那样的烫手,却还有些许的迟疑不定。因为我怕这样的靠近换来的不是许久的亲昵,而是淡漠的离去。
           我在流光溢彩的街头消化情绪,将不安一点点的挥撒给店房闪烁旋转的霓虹,还有紧裹衣衫、步履匆匆的行人。
           十九点一刻,我如期而至,在熙熙攘攘的人群杂碎中缓缓撩开她的面纱。
           今晚的她有点恬静,都市的时尚,却不张扬;和她那三位略显稚嫩的女郎轻踱舞步,旋转着酒红般的裙摆,直至谢幕。
           她至始至终优雅地微笑,在柔和惬意的灯光下显得那么淡定,吐露着属于她的芬芳。
           她是属于舞台。或者,她就是舞台。
           但我还没有爱上她,虽然可以肯定我会一丝丝地沉浸在她这瓶红酒佳酿中,一杯接一杯的难以自拔。此刻,我在酝酿一份余热,待她的芬芳醇香慢慢地散化,我便如一缕漂悬的青叶,融化在她所瑰丽的世界。


    2009新年夜兰心戏院

  •  

      未来的天空

              将

              不再由  她  来划破;

     

    而 

        只将拥有

              过去亘古不变 的  

        他。

  • 2009-01-20

    钢筋囊括的点 - [杂侃]

    视觉系,
    卯钉咬合钢筋的节点,
    平横垂竖地构架出网络,
    固定,
    在八方交织的空间攀匍。

     

  • 2009-01-20

    2 Parts - [心记]

    结 Part1


         我在冷天的一个早晨拖拽身体,使劲冲刷着爆涨的眼睛,看着血丝渐渐隐去,然后显出白色的眼仁。
         欲望在冷天冻结,或在雨天凝固,甚至夜晚也能将其束缚,变得清澈,乖巧无比。

     

     


    晶 Part2


         它跌宕沉浮,那股股蒸腾的水汽,一把把地聚集,如释重负的坠落,铺天盖地璀璨成星辉斑斓的晶膜。
    我,点点滴滴的包裹。

  • 2008-12-08

    振颤 - [杂侃]

        镜头的振颤感在音频的跳跃中雏形,凝聚,固化,创造更具真实的晃动。视觉频闪意向出虚构的空间环绕,半弧形,模拟由远及近的列车,无声,凸镜呈像。其在视觉的可视范围内,逾越至此,不括其内。
        动态影像基于意向,随即意向出单纯的白色。
        画面呈现虚晃的纯白和微颤的瞳孔回闪。

  • 2008-12-08

    漂浮的小丑 - [心记]

           对与不对无所谓,天空依然湛蓝,偶尔变色,赤橙黄绿,抹净一般,仍保持不变的底色。绚烂与灰暗受色与光华流转的浮世和绝地而起的楼笼。
        人们反射着光芒,仿佛自己是神圣的光源,穿梭于形形色色之间。万物辉映,华丽满篇,在自我映照中重复循环。
        我也卷入其中,漂浮,振荡,旋转,翻腾,触及不到安全的地面。
        我是安全的,完整如初,灵活自如,只是不着地抽空了归属感,剥离了路途。


        马戏团。
        精彩纷呈的杂戏。五颜六色的彩球。张口结舌的观众。
        还有一个漂浮的小丑。

  • 2008-12-02

    逝,忆 - [心记]

    对角线隔墙破入
    牵扯相同的韵律
    勾勒如出一辙的躯体

    低头 擦肩
    微咳 浅笑

    仅此而已

    时间隐埋一切 冲淡岁月
    深琢走廊昏黄的灯影
    和残缺的 默语者
  • 2008-12-02

    源头出发的使者 - [心记]

    原野一望无际,点缀上两点猩红,就是脱俗的圣洁……
  • 2008-11-23

    摇摆之间 - [心记]

        梦想真的如浮云般美丽却不切实际吗?还是我们过于实际过于谨慎过于胆小而不敢采摘?
        自在不等同于平静。我们可以自欺欺人的将每天日复一日的上下班和漫不经心滑过某条烦躁的街道称之为平静,但却无法冠之以自在,因为那是安然的麻木。我们跳不出规则之圈,只能在其中跳得美丽,跳得动人;跳得协调统一,跳得泾渭分明;跳得铭记于心,跳得根深蒂固。跳得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跳什么,跳得别人都清楚你将迈的是哪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