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7-10

    (二)臆川大 - [游记]

        6月16号上午,身体机能大致已恢复正常状态。抚着肚子的我心中暗自窃喜,倘若哪天发现自己是个生化机器,那也定是《终结者II》里的T-1000,修复起来悄无声息——而腻在成都已有两年光景的好友,却因前一天的重油下肚频繁出入厕所,基本可以挂个“闲人免进”的牌子了。
        时间拖到了中午,本打算前往郊县古镇的计划,也因不畅的交通和淅淅沥沥的小雨临时变更为参观川大。可我对这所全国知名高校的第一反应,竟是在此成名的张靓颖。
        我当然路过了传说中的外国语学院,也途径了和天府广场相差无几的毛泽东塑像,但川大给人的整体感觉是,它更像一所农业类大学,或者说,它呈现出了一种研究学院的姿态。川大以综合性出名,但附着在建筑群上的藤蔓默默地吞掉了周遭的光线,似乎在刻意遮掩某项秘密研究,或是集中稀释福尔马林的刺鼻气息。红墙绿瓦,让我想起在实验楼穿梭的童年,和伙伴们壮着胆子冲过昏暗阴森的走廊,然后在弥漫着光线的尽头亲眼看见山羊于手术台上挣扎,一汩汩的鲜血缓缓从脖颈淌出,有种窒息的宁静。
        校园的确是块儿神奇之地,它让时光倒流,让所有回忆一丝丝剥离,再次灌注全身,甚至达到一种行将融化的地步。直到最后,我用相机捕捉了一组毕业人群,那一前一后、凝聚又散却的瞬间砰然昭示着,即便16号的下半日我辣到心跳加速、天外飞仙,亦是相思成灾的一天。

    在川大滨江门前露脸(被怀疑是蜡像!)

     

    在川大滨江栖息的水鸟

     

    附着的藤蔓

     

    聚与散

     

    成都乃至四川的标志性雕塑

     

    豆腐脑米线,肠胃终于得到了温润

     

    冷的串串叫钵钵鸡

     

    传说了多年的担担面。咸! 

     

    武侯祠旁的锦里胡同

     

    锦里石像走廊

     

    光线如此诱人,相机和我都忍不住了

  •        

            人生像是一场旅行。
            旅行可以是人生吗?
            很难说,毕竟世界是五彩的,怎样的选择都有。我们可以选择让旅行成为——生活。
            北京的第一天,我为旅行寻觅了一座“监狱”。据旅舍自己介绍,所有的房间与设施均在当年监狱与工厂的原址之上改造而成,为的就是尽量保持原汁原味,营造一种异于常态的风格。事实上,风格尚且独树一帜,当相比真正的“炼狱”与工厂,味道撞击的还不够那么狂野、颓荡。
          “监狱”百米开外就是烟雾缭绕的雍和宫,在蓝天与白楼之际勾抹出金灿与深红。殿内余烟袅袅,香客不断。丝丝缕缕的烟气缠绕前来膜拜的每一位游人,渗透衣衫,缥缈指尖,触及周遭一切。在翻转腾移、恋恋不舍缠绕无数次之后弥散于广漠天际,俯望整座北京城,还有凝空而视的我。
            殿内院落里有数座铜质的转经筒,阳光下光彩熠熠。当顺势拨弄凹凸不平的篆文,本应显得凝重、玄机暗藏的经筒却轻盈地旋转起来,仿佛秋风所为,夹杂轻快之美。转经筒还不足够多,也不足够陈旧,少了卷动时叮叮当当的响彻和呢呢喃喃的神秘。或许真要亲临拉萨,才感触得到经筒旋转与气流磨擦、视觉碰撞、耳膜私语时那份深幽与鬼魅吧。
            那一整夜,我空飘轻盈,轻到也似袅袅炊烟、与转经筒一肆忘我地旋转、冥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