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8-13

    蚂蚁人生 - [杂侃]

    抓到一只蚂蚁,在手中把玩了十分钟。

    十分钟重复的事情。

    十分钟对于它来说等于多久?

    一年?

    它被掌控在固定模式中,像逃不出如来手掌的孙猴子。它可以选择无穷多的不重复的路线,但做的是相同的事。

    假如我们被掌控,被设定,即便我们选择了无穷多的生活路线,我们仍然日复一日、重复做事。

    你认为,你可以选择人生吗?

    2013.8.12 15:55

  • 2013-03-26

    冷静的上帝 - [杂侃]

     

        我透过玻璃注视着眼前的精神病人。他们行为古怪,言语混乱,但神情陶醉,投入了比常人更多的热情。

    这种客观的外在观察,在我心中滋生了一种矛盾。我感受到了他们的沉浸,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在我看来,他们一片祥和,满足而泰然。

    我们是客观的、清醒的,但我知道我们没有眼前这些病人过得那么纯粹。但如果要在痛苦的清醒和疯癫的纯粹中选择,我想,多数人还是会选择前者。

     

     

  •     戏剧无所谓张力,关键是自己感官的弹触力。
        当你在小舞台结束,旋转至大舞台,晕眩感会延续到大舞台的细枝末节。小舞台上的浓缩在更大的表演空间同样适用:灯光迷离,机关轮旋,你是牵引剧情的主线,却也同样依附错根复杂的副线才能尽善尽美。
        你调动感官行使每次主观判断的权力,色彩明暗、气味浓淡、听觉压迫以及调动全方位体验的语言抽象信息像是席卷世界的风暴,将力量与你压至最中心。你被撕扯又杂揉,再次撕扯又继续杂揉。五官被碾碎、融合,探寻更深层次的感官空间。
        不能称其为第六感官,因为第六感有其特殊的定义,是除却五种感官之外较为隐晦的一种。它往往潜伏于内心深处,预警恶的一面。但新杂揉、融合出的感受载体会更光明、更多彩,它是混生的、凝聚的,像是光辉万丈的镭射彩球,刺出变幻无穷的光线。
        所以你的躯体本身就该是敏感、主动的,信息千万次敲打身躯会有所反馈,你应翕合每一处毛孔,让侵袭最大化,造访者的成功在积累中得到持续的释放,你也会仿佛酝酿舍利子般存留璀璨夺目的结晶物。那正是所欲求的,所谓杂揉感官后新的产物。


    2009.12.7 夜

    于上海师范大学《吝啬鬼》

  • 照片名称:抗争

    照片描述:上海七号线的施工侵占了住宅,横幅在大街上很醒目。上海是由得你去说的,表达,是你的权利。可总归听到的还是身边的人,家丑不可外扬,上海媒体只是缄默,不是没有新闻敏感度,而是不能拥有新闻敏感度。

  • 2009-09-17

    南周的误 - [杂侃]

     

     

    常品的《南周》勘误了,博君一笑。

     

    20090820期B10版“国庆之前的北京”一文

     

     

     

    “人民影响纪念碑”

  • 2009-08-17

    无题 - [杂侃]

           

            这是一篇非常主观的科幻丛文。它假设了宇宙的面貌是基于人类的主观臆想,而其中的全套自然科学理论也是臆想世界中的不真实规律。这样的宇宙是在更高级别的干扰下不断畸变而成,因此它具有很强的波动性,只是人类习惯性的思维将它理论化、数据化,而那些毫无体系、背后隐藏的悖论才是真实最酷的显现。
            集体思维很可怕,它可以撕裂无坚不摧的物质,却也最终折服最现实的宇宙。

    ——因于韩松《绿岸山庄》
    2009/8/17

  • 端午当天出门寻觅素材,在世博会址附近还是让我撅到了生活真实的一面。

     

    因世博而要拆迁的房屋:

     

     

    工人们忙碌的工作,即使是在传统的佳节:

     

     


    这时,就在眼前,一位民工依靠在路旁休憩,粗细合宜的电杆正好为他带来了片片阴凉。

  •         婚姻是什么?你何时才开始思酌它存在的缘由?或许是当你认为你拥有的爱情可以开花结果的时候。你为爱情精心雕琢了一座坚固的城堡,温暖而舒适,期望在它的左右下,爱情之藤长绿,爱情之花长盛,爱情之果长存。
            可这毕竟是冒着实验的风险,你的选种,就必然适宜这暖意融融的温房?它将一片艳丽,却终成不了参天树木,而它本应枝繁叶茂、扩展成林。
            爱情又是什么?那砰然心动的瞬间真能像恒星般闪耀并永存吗?恒星且有尽头,那么爱情呢?它迸发时绚丽了星空却也即刻遗失殆尽。
            爱情是流动却本真的,婚姻是稳固却黏稠平定的。爱情像远处飘忽的海市蜃楼,是在特定时间、特定条件下所成像的美景,它可以在参数变动的情况下变幻为任何形状,指向任何其他的方向。你可以说这是花心,也可以坚定这是幸福的追求;婚姻用最老套的比喻就是“枷锁”,每个被婚姻包裹的男男女女就是戴着“枷锁”的“幸福”囚徒。有人在幸福地舞蹈,彼此拥有,哪怕是缚手缚脚的舞步也同样默契心醉;而那些“史密斯夫妇”般的囚徒才是真正的困兽,舞步和谐,却要无止尽的完成一段段没有灵魂的韵动。
             面对流动的爱情与稳固的婚姻,你作何选择?
             它折射了人生,和对生活态度的反思。或多或少还有宿命的意味。但多少世俗能够两者兼备?
             可我们仍向往爱情,期待婚姻。

  •    ——我不断的挥笔,沙沙作响,在笔尖打碎世界又粘合残片,仿佛我就是他们的神,主宰风云变幻。这么说确实虚了点,任何人的力量都是在自如掌控的前提下发挥极致,击撞出炫丽无比的火花。

     


            这个世界充斥着不稳定的因素,像漂泊在沧海中的一粒孤舟,此刻晴空万里,下一秒却是电闪雷鸣。即便没有船毁人亡,那无穷的漂零与孤寂也爬虫感一般隐约在每一缕神经末梢,随着一次次生物电能的激荡,传遍身体每一个角落。  
            因为到处都是海洋,从天到地,从左及右。放眼望去,只有烟波浩渺和世世纪纪的上下轻荡。这轻荡令人晕眩、作呕,有时还能昏睡它个几昼夜,在梦中继续晃荡。
           这时天空偶尔飘落雨滴,打在我泛黄的皮肤上,润湿了嘴角,甜甜的。或许这就是甘露,是老天的仁慈,在恶劣极端与枯燥乏味之间赏赐予我新意,润化内心隐隐之痛。

  • 2009-03-24

    兰心下的女郎 - [杂侃]

           话剧是互动性的表演艺术,生于舞台,一刻也不曾离开。她既然那么热恋那份土地,为何我不能选择主动,勇敢的靠近,暗恋上她?
           机缘是天上的星星,摘得那样的烫手,却还有些许的迟疑不定。因为我怕这样的靠近换来的不是许久的亲昵,而是淡漠的离去。
           我在流光溢彩的街头消化情绪,将不安一点点的挥撒给店房闪烁旋转的霓虹,还有紧裹衣衫、步履匆匆的行人。
           十九点一刻,我如期而至,在熙熙攘攘的人群杂碎中缓缓撩开她的面纱。
           今晚的她有点恬静,都市的时尚,却不张扬;和她那三位略显稚嫩的女郎轻踱舞步,旋转着酒红般的裙摆,直至谢幕。
           她至始至终优雅地微笑,在柔和惬意的灯光下显得那么淡定,吐露着属于她的芬芳。
           她是属于舞台。或者,她就是舞台。
           但我还没有爱上她,虽然可以肯定我会一丝丝地沉浸在她这瓶红酒佳酿中,一杯接一杯的难以自拔。此刻,我在酝酿一份余热,待她的芬芳醇香慢慢地散化,我便如一缕漂悬的青叶,融化在她所瑰丽的世界。


    2009新年夜兰心戏院

  •  

      未来的天空

              将

              不再由  她  来划破;

     

    而 

        只将拥有

              过去亘古不变 的  

        他。

  • 2009-01-20

    钢筋囊括的点 - [杂侃]

    视觉系,
    卯钉咬合钢筋的节点,
    平横垂竖地构架出网络,
    固定,
    在八方交织的空间攀匍。

     

  • 2008-12-08

    振颤 - [杂侃]

        镜头的振颤感在音频的跳跃中雏形,凝聚,固化,创造更具真实的晃动。视觉频闪意向出虚构的空间环绕,半弧形,模拟由远及近的列车,无声,凸镜呈像。其在视觉的可视范围内,逾越至此,不括其内。
        动态影像基于意向,随即意向出单纯的白色。
        画面呈现虚晃的纯白和微颤的瞳孔回闪。